再度啟程的冒險《重裝機兵3》劇情流程翻譯

   再度啟程的冒險《重裝機兵3》劇情流程翻譯E-mail 此主題給朋友
[隱藏]

再度啟程的冒險《重裝機兵3》劇情流程翻譯

再度啟程的冒險《重裝機兵3》劇情流程翻譯

說明:本文是根據《重裝機兵3》主線劇情翻譯而來的,並省去了一些次要的內容,或許對大家攻略這個遊戲沒有多大幫助,但是可以讓大家更加了解遊戲裡一些角色的性格等等,對遊戲內容有疑問的玩家,請參考相應的攻略性文章

選擇好主人公名字後進入序幕~~

  グラインガッ·ママ

  “快點,復活吧,在我電擊的威力下!”(怎麼看都覺得像科學怪授的人說道)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(米有反應)

  “快些復活吧!在我電擊的威力下!”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(還素米有反應~)

  “給我適可而止,在我的電擊威力下居然復活不了麼!”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(呵呵O(∩_∩)O~)

  “嗯~不行嗎。。。本來以為會利索得讓他恢復健康呢,這具屍體感覺還是不錯的呀。。。”

  “嗯...?”(原本躺在台上紅發的少年起來了)

  “哦哦哦~~怎麼會!我成功了!”(科學怪授手舞足蹈)

  走過去,與科學怪授對話。

  “我叫クダ—·ミンチ,是研究電擊蘇生學的天才科學者。

  事實上,你剛剛還是具屍體。 。 。 是我完美的電擊將你復生的喲,咳咳~”

  “復生?”

  ミンチ:“我可沒有開玩笑哦,真的是這樣的,我成功地把你復活了!那麼,嘛,對你來說怎麼樣都無所謂了,方正你已經復活了嘛。”

  “為什麼我會死”

  ミンチ:“死因的研究不屬我的研究範圍,叫我猜也不知道怎麼猜。

  “話說回來,你是誰?”

  ミンチ:“什麼?難道說你。。。難道你沒有記憶了嗎?“

  “沒有。”

  ミンチ:“嗯~復活的傢伙確實是很罕見。。。失去記憶的傢 ...

以下部份內容隱藏,你可以讚好分享觀看全部內容

本站強烈建議使用 Chrome 或 Firefox 按讚!



Ads by Google


[隱藏]
シエルタ鎮

  鑑於上次來的時候被抓到牢房,來到擺渡老頭那,給了1000塊擺渡老頭1000G,老頭就離開了,讓SS隨便使用小船。

  來到最底層,這時樓上的アラム=ジャッグ(那個貌似剛大木的機器人)眼睛開始亮燈了。

  “發出警戒,アラム=ジャッグ的感應系統好像感應到了什麼。”

  アラム=ジャッグ:“感應到有飛行物體告訴接近中,正體不明,體型巨大,シエルタ全體警戒。”

  アラム=ジャッグHLL得飛出,兇鳥デスデモ—ナHLL得飛過。

  換上廚師衣服的SS進入了ディ—バ—街。 在コ—ラ的房間拿到衣服SS又馬不停蹄地返回到了崖っぷち。

  崖っぷち

  コ—ラ:“怎麼樣?衣服找到了嗎?”

  “找到了哦。”

  “真的嗎?在哪兒?嗚哇~這件衣服,就是這個,真懷念啊。你見到爸爸媽媽弟弟他們了嗎?他們還好嗎?”

  “他們很好。”

  “是嗎?嘛,怎麼樣都好了,跟我沒什麼關係了。謝謝你幫我把衣服拿來,SS。”得到了一個香吻。

  コ—ラ:“。。。那,我把這個作為禮物送給カスミ姐姐。”

  SS來到屋裡,カスミ躺在床上。

  “哎呀,你又來了。呼呼呼。”

  “你身體沒事吧。”

  “稍微有點,不太舒服。畢竟已經上了年紀了。”

  SS到左邊地圖滅了幾個BOSS,找了輛遊艇,遊歷一番後,回來和大小姐敘敘家常~~

  在SS上了懸崖上的屋子,卻沒發現後面還跟了二條黑色的尾巴。

  “原來如此,原來是藏在這裡。難怪クラン的那些笨蛋怎麼找找不到,不過還是逃不過我們ル—シ—ズ的眼睛啊。喔哈哈哈哈~”一個拄著拐棍冒充紳士的傢伙說道: “那個叫コ—ラ的小姑娘應該也在附近。大概,是在那懸崖上面。”(笨蛋SS居然沒有把繩梯拿上去。。。)

  另外一個金發男子正準備上去,被拄著拐棍的黑衣人喊住了:“等等,ミグ。如果那個獵人真的是ブレ—ドドゥ—ス的話,怎麼辦?”

  ミグ:“當然是殺了他,還用說嗎。這樣一來也能保住我們ル—シ—ズ的招牌啊。我們馬上就能拿到賞金了吶。如果我們沒有解決ブレ—ドドゥ—ス的事情被發現的的話。。。那我們就會變成賞金小偷,然後就會被指名通緝了,アトゥク。”

  アトゥク:“對獵人殺手來說,ブレ—ドドゥ—ス可是非常恐怖的怪物啊,能不能那麼簡單地解決它。。。”

  這時綠髮的ル—シ—冒了出來:“我說你們!現在可不是對那個小子出手的時候哦。”

  ミグ:“但是,大姐大。。。”

  ル—シ—: “善後交給ムガデス就可以了。讓那個小子和ムガデス戰鬥,在他們兩敗俱傷的時候,幹掉他們兩個。”

  アトゥク:“原來如此,讓ムガデス看清楚那個小子的真面目,輸了還能得到ムガデス的賞金。”

  ミグ:“呵呵呵呵。不愧是大姐大,真聰明。”

  三個壞人一起奸笑了起來。

  這時SS走進屋子,和往常一樣,和コ—ラ聊聊天就去睡了。

  第二天,在下山崖的時候,山崖下聚集了很多人,其中一個爬上繩梯:“在這在這!真是討厭!人氣旺盛的獵人哦。呵呵呵呵~今天天氣不錯呢,要出門嗎?”

  “你是冷血黨?”

  “看到就該知道了吧。如果想哭的話就哭吧,沒關係的哦。”

  “如果是要消滅你們呢。”

  “如果要打倒獵人,他沒在車裡的時候是最適合的時機。對~吧~?獵人童鞋。呵呵呵呵~被消滅的是你才對。OLAOLA。”

  和小雜魚的戰鬥很快就結束了。 但是又來了幾個小雜魚把SS圍住了。

  小雜魚對著懸崖下面的人喊道:“呼哈哈!你們,真是夠蠢的。好了!那個叫コ—ラ的女孩應該是在了,也許是在那個屋子裡吧!快去找。不過記得要溫柔點。如果那個女孩受傷了,我們就要接受懲罰,都要死在這兒。”很多小雜魚繞過SS往屋子裡跑去了。 SS趕緊追進屋子裡。

  傳來コ—ラ的聲音:“你要幹嘛!放手!放開!放開我!”

  カスミ:“不許對這個孩子出手,你們這些惡黨。”

  “閉嘴!不要礙事,臭老太婆!”

  コ—ラ:“カスミ姐姐。”

  コ—ラ被抓住了。 “那麼,抓住小姑娘了。”雜魚對著SS說到:“之後,只要打倒你就行了,呵呵呵呵!如果你違背我們的話,這個小姑娘就要受點小傷了哦,多情種子~”SS正在正在考慮該怎麼辦,那個說話的雜魚忽然飛出了門外。 回頭一看,原來是カスミ:“我是個臭老太婆,真是不好意思了呢,惡黨們。吾乃人稱女兵的爆音カスミ是也。可不是你們這些小蝦米能幹掉的人哦。”又一個被打飛了,看到這樣的狀況,其他的小雜魚也都跑光了。 但是カスミ也倒下了。

  コ—ラ:“ カスミ姐姐。。。”

  カスミ:“你在幹什麼?快點逃走吧,ドラム子。”

  コ—ラ:“我不要!我不能扔下你逃走。”

  “把你留在這裡的是我,如果你被他們抓住了,我就是死也死不瞑目啊。”

  “嗚嗚~但是。。。カスミ姐姐。。。”

  “現在不是哭的時候。快點振作起來,ドラム子。逃跑不是你的強項麼?逃吧,逃吧,快點逃吧。”

  SS帶著コ—ラ逃跑,一出屋子,聽到惡黨們的聲音,“啊!那個混蛋”“快點出來”“混蛋獵人”。 再次被包圍了。

  コ—ラ:“在グラインガッ·ママ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情況。”

  SS:“コ—ラ,你快逃。”

  “恩。。我知道了。。我試試看能不能逃走。我們還能再見面的吧。一定。。。會再見面的吧,SS!”

  “啊!會再見面的。”

  “一定會的,我們約好。”

  “我一定會找到你的。”

  “恩,如果你不遵守約定,扎針1000根哦。”說完コ—ラ跳海逃走了。

  惡黨們見狀,大驚:“如果讓她逃了,我們就完了,快給我追。不要在這裡礙事了,滾開,混蛋獵人。”

  “我不會讓你們去追她的。”

  “可惡,去死吧。”

  接下來是車輪戰。 勝利後,忽然天空飛過一架飛機,原來是BOSSグラトノス來了。

  グラトノス:“我聽說找到コ—ラ了,她在哪兒?”

  “哈!是!確實是找到她了。。。至少,剛剛還在這兒。”

  “你們,難道說。。。已經把コ—ラ給殺了?”

  “哪兒的話,殺了她,這種事。。。”

  “是嗎?那到底是誰把コ—ラ帶到這裡來的?”

  “哈!那個,這個。。。”

  “嗯?怎麼了?”

  “她現在不見了,所以現在正在搜索中。。。”

  “也就是說,被她給逃了?”

  “是,是的!也可以這樣說了。但是現在大概還沒有逃遠,去找下的話,一定能找得到。”

  “你這個沒用的傢伙。”說完惡黨手下就被グラトノス殺了,連屍體都沒剩下。 “已超越人類的我很久沒這么生氣了。呵呵,真是懷念啊。”然後走到SS面前,說道:“你好像在礙我手下的事啊。你就是那個叫SS的礙眼的獵人吧。。 。恩??。。。!!這真是。。。太讓人吃驚了!那個荒唐的傳聞居然是真的。”

  “你是誰?”

  “霍霍~難道你連我都忘記了。真是很久沒見了呢,實驗體1313號。我應該是親手殺了你的,沒想到你還活著。。。”

  “實驗體1313?”

  “你曾經是非常好的實驗材料哦,那個時候實驗一直持續失敗,說實話,我對自己的研究都沒有什麼自信了,但是你耐住了劇烈的抗拒反應,華麗地變身了,我可愛的ブレ—ドドゥ—ス哦,呵呵呵呵~”

  “你殺了我?”

  “不要問這種奇怪的問題,實驗體1313號。是你背叛了我才對,所以不得不處理你這樣貴重的實驗材料。”

  “不要叫我的番號。”

  “其實也沒什麼關係吧,稱呼而已嘛,而且你的名字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我背叛了你?”

  “。。。你背叛了我,在你向我襲擊的時候,那個時候你,包含了你所有的憎恨,從心底深處詛咒我。你這個惡魔!把我變成了怪物。但是現在的你身上我感覺不到那個時候的憎恨,難道說。。。你喪失記憶了嗎?”

  “我沒有回答你的義務。”

  “恩~實在是很有意思。在這個世界上重生,卻又沒有了記憶。。。曾經那麼地憎恨我現在卻對我沒有恨意。。。你果然是最好的實驗材料,我一定要好好給你檢查下。”

  “我是ブレ—ドドゥ—ス?”

  “對了,知道的事情就不要再問了。啊,忘記了你失去記憶了呢。”

  “是你把我變成ブレ—ドドゥ—ス的?”

  “是啊,我給你體內植入變異細胞,讓你變身為恐怖的怪物ブレ—ドドゥ—ス。你是我的最高傑作之一哦,實驗體1313號。來吧,讓我多檢查下你,難得你能複活於世。”

  “別開玩笑了。”

  “你沒有選擇的自由哦,實驗體1313號。從你被帶到我身邊開始,你就是我的實驗材料了。就算你背叛我也是沒用的,這些你應該已經知道了,不是嗎?啊,真是失禮了,又忘記你已經失憶了呢。”SS選擇一戰。

  “你還不知道啊,那沒辦法了,我來做你的對手吧。啊,對了,你已經可以變身ブレ—ドドゥ—ス了,不妨試試看,這樣又能完成一個實驗了。”

  秒殺~我暈!!!

 プエルト·モリ

  醒來後,SS發現自己在一個牢房中,原來還沒死啊。

  一個獄卒走了過來:“餵!新來的!你也給我快點死吧,我對獄卒這份差事真是做膩了。”說完便離開了。

  “オルガ,是你吧。”這時旁邊牢房的ニックマン走了過來:“你終於來到我身邊了嗎?”

  “我不是オルガ。”

  “。。。。確實。。。聲音怎麼聽都是個男滴。”

  “你是誰?”

  “我。。。我叫。。。ヌケガラ(SS:名字的意思是失神發呆的人,o(╯□╰)o)。”

  “好奇怪的名字啊。”

  “名字,啊,名字嗎?”

  “オルガ是誰?”

  “オルガ。。。是我。。。我的。。。咳咳。。。オルガ曾經是我唯一的女兒。”

  “曾經。。。?”

  “我可愛的オルガ啊,跟她的母親一樣是個美人,層層捲髮,就像天使一樣。卻被那個惡魔給帶走去做人體試驗的實驗材料。”

  這時獄卒過來了,對SS道:“出來,新來的。ムガデス大人叫你,真是可憐的人啊,呵呵呵呵~”

  ニックマン叫道:“グラトノス,你在哪兒?快把オルガ還給我。”

  獄卒把他給一腳踢開:“吵死了,給我閉嘴,窩囊廢老頭。”

  SS被帶走了。

  “歡迎來到拷問屋。”(貌似要開始嚴刑拷打了。。。)SS被帶到刑具前,“你就是那個叫SS的獵人嗎?怎麼看也就是個普通的人類嘛。”

  “你是誰?”

  “不知道我是誰,就稱不上好手段的獵人了。排在クラン·ナンバ—ズ第三位的男人,百銃ムガデス就是本大爺我了。”

  “很強嗎?”

  “本大爺是無敵的,還沒有人能勝過我。”

  “不是排在ブレ—ドドゥ—ス的後面。”

  “本大爺比ブレ—ドドゥ—ス要弱一點點。。。那個傢伙死後,我才升級為NO3,是想這麼說麼?”

  “答對了。”

  “恩恩~真是讓人火大的傢伙。你就是那個應該已經死了的ブレ—ドドゥ—ス麼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難以置信,竟然這樣回答。餵!”對獄卒道:“給我上。”

  “做到什麼程度?”

  “是吶。開始輕輕地,中間啪啪的上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拷問開始,一開始SS強力忍耐,但是拷問兵完全沒有停止的意思,終於在看過SS嘔吐後,停了下來。

  ムガデス:“如果你是ブレ—ドドゥ—ス麼的話,就快點變身來看看,這樣不變身的話可是會死的哦。”

  “如果我變身了,死的就是你了。”

  “那我可是很期待了,快點變身啊。繼續,給我往痛裡整。”

  拷問一段時間後,再次停下。

  ムガデス:“如果你是ブレ—ドドゥ—ス麼的話,就快點變身來看看,這樣不變身的話可是會死的哦。”

  “快點停止拷問吧。”

  “恩?你說什麼?沒聽清楚。”

  “拜託了,停下吧。”(其實想來個威武不能屈的,但是系統不允許,真是有夠變態的~~SS)

  “我什麼都沒聽到哦。給我繼續。。。呵呵呵呵~”

  看到SS吐了拷問再次停下。

  “還沒死嗎?頑固的傢伙。嗚呼呼,今天就先到這兒吧。把他丟到牢里關起來。”

  傷痕累累的SS被帶回到了監牢。

  ニックマン:“看來他們讓你非常痛呢。”

  “這點,連P都算不上。”

  “被叫去了還這麼逞強。”

  “你知道怎麼才能逃出去麼?”

  “除非你死了。也許我會比你先出去呢,啊啊,我可愛的オルガ,真想在死之前能見上你一面。”

  “你的女兒是被做什麼實驗材料?”

  “是把人類變身怪物的非常恐怖的研究的實驗材料。”

  “也就是說,你的女兒已經變成怪物了。”

  “做那個實驗的實驗材料的人基本上都死光了,因為拒絕反應太過劇烈了。如果オルガ被作為實驗材料,大概早就死了吧。”

  “真可憐。”

  “嗚嗚~你為什麼會在這裡?”

  SS把事情經過告訴他。

  “恩~真的有這種事情發生啊。。。”

  “你又為什麼會在這裡?”

  “我曾經和グラトノス一起進行那個恐怖的研究。。。曾經是遺傳物理學的科學家。我不想進行那樣的研究,但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年幼的オルガ很喜歡グラトノス,便變成了像是人質一樣的存在。然後,有一天,那個惡魔突然對我說,大人不管怎麼做都不行,所以想試試用幼兒。”

  “所以把你的女兒。。。”

  “正是。對グラトノス來說,他根本沒有人類所有的感情。恐怕他知道我的知識對研究沒有起到作用,很失望吧。我本來想帶オルガ一起逃出去,オルガ她。。。沒有聽我的話,而是聽從了グラトノス的吩咐。。。呼呼。。。嗚嗚。。。”

  看到他在哭,SS上前安慰。

  “為什麼,為什麼會這樣。。。從那以來到底有多久了。現在我對於數過了多少時間都數累了。那天以來我一直把自己關在這裡,我想總有一天我也會被帶到實驗台上,到現在我身上也沒用發生任何事,也許那個惡魔已經完全把我給忘記了吧。”

第二天,昨天的一幕重演,SS又被帶到了ムガデス的拷問室接受拷問,然後再次暈倒被帶回來,如此反復了好幾次。

  終於,在某次獄卒又來帶SS去拷問室的時候,一個聲音傳來:“能不能稍微等一下吶,クラン的各位大爺。”原來是之前來抓SS的ミグ。

  獄卒:“你好像是那個叫做ル—シ—的連俸祿都沒有的獵人的手下吧。”

  “才不是手下呢,我是ル—シ—的小弟,ミグ。事實上,是ムガデス有工作要拜託我。在那個笨蛋獵人被拷問過頭掛掉之前,想探聽一些事情。你們,能不能消失5分鐘?”

  “切~臭獵人,自以為是的。。。好吧,5分鐘哦,5分鐘!”說完,獄卒們便離開了。

  ミグ走上前:“你知道你為什麼會被關到這裡來麼?”

  “你知道緣由?”

  “啊~現在你什麼都不要問,沒有時間了。你想從這裡逃出去吧。”

  “想。”

  “那麼,用這個吧。這是能讓你變異的東西(メタモルフィン),怎樣使用我寫好了便條,那些人回來帶你去拷問室之前看下便條。”

  “知道了吧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好的!嘛,加油,帥哥~如果你不逃出去,絕對會死在拷問下的。”說完ミグ離開了。

  SS打開便條,上面寫著:在被拷問的時候,把它吐出。

  不一會,獄卒回來了,SS再次來到拷問室。 在被拷問的時候,選擇嘔吐,SS把メタモルフィン吐了出來,像膠囊一樣的東西滾落到地板上,冒起一陣濃煙。 SS變身了~~

  SSHLL滴贏了,ムガデス:“今天我身體不太舒服,下次再見到,我絕不饒你,你給我記住了。”然後逃跑了。 (死鴨子嘴硬~~O(∩_∩)O~)

  ル—シ—等三人看得目瞪口呆,ミグ:“喂喂~騙人的吧。。。”

  アトゥク:“難道說~真的是!ブレ—ドドゥ—ス!”

  ル—シ—:“不是複活了麼!而且ムガデス已經逃走了。”

  ミグ:“大姐大,怎麼辦?”

  已經失去理智的SS衝著他們吼叫了起來,ル—シ—:“撤退,在此暫時撤退。”

  三人回頭就跑了,來到地面上,ミグ:“可惡!嚇死我了!可惡的怪物!”

  アトゥク:“我們是不是上了グラトノス的當了!”

  ル—シ—:“不會吧。就算那個惡黨是天才,也不可能算到這一步吧。是哪種呢,使用メタモルフィン大概有點做過頭了。”說完,三人離開了。

  SS醒來,發現自己躺在拷問室裡,抽了躺在旁邊的獄卒一個耳光,獄卒爬起來:“我,我在幹嘛?為什麼你會在這兒!?唉!?ムガデス大人呢!?”

  “ムガデス已經逃走了。”

  “逃走?為什麼???啊啊,難道說,你變身正體了?”

  “讓我來拷問下你吧。”

  “喝,饒,饒了我吧。都是ムガデス大人的命令,我是沒辦法才拷問的。”

  “ムガデス逃哪兒去了?”

  “我怎麼知道,啊,不,我真是不知道啊。”

  拷問!!

  “啊?不要,求您了。ムガデス大人大概是在城外埋伏你的吧。。。”

  SS把他扔地上,那傢伙又裝暈,SS不客氣地再抽了個耳光。

  “グラトノス在哪兒?”

  “我怎麼知道,啊,不,我真是不知道啊。”

  拷問~~(不打不聽話啊~~真是。。。)

  “啊?不要,求您了。グラトノス大人總是在那個恐怖的ヘリコプタ起飛,至於他要去哪兒我就不知道了,這都是真的。”說完就躺回去裝死去了。

  抽門口的獄卒的耳光,把他叫醒,讓他帶路回地面去。 取回被沒收裝備回到地面。

  一走出プエルト·モリ,就遇到了ムガデス。

  “給我站住,ブレ—ドドゥ—ス,嗚呼呼呼呼~~就讓我在這裡把你送到地獄吧。我要向你證明我百銃之ムガデス是配得上與NO.3這一稱號的。這次你給我死透吧,你個該死的混蛋。”

  SS再次勝利。

  ムガデス的遺言:“不可能,百銃之ムガデス。。。本大爺我。。。居然輸了。。。”

  コ—ラ再次不見了,SS又踏上了尋找コ—ラ的旅程。

  崖っぷち

  在找コ—ラ之前,先去看下カスミ,來到懸崖上的屋子,看到一個男子在屋子裡。

  “啊,你回來了!”

  “コ—ラ呢?”

  “コ—ラ?啊,你是說ドラム子吧。不知道呢,她不在這兒,我來的時候她就不在了。”

  “カスミ大姐呢?”

  “她應該在里屋睡覺。傷得那麼重,居然還能活下來,真是不可思議。好像是被冷血黨的傢伙們襲擊了。。。真可憐。”

  “那你呢?”

  “我是住在海岸邊破房子裡的男人哦,我們曾經碰過面的吧。好大聲的槍聲,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飛過來,想著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,就過來看下,就看到這個樣子。。。以前,我漂到海岸的時候,是カスミ姐姐救了我,我也正好報她的救命之恩。”(原來是賣寵物瓶的老闆~~)

  聽到他這麼說,SS就放心了,繼續尋找コ—ラ吧。

ワラ

  來到ワラ鎮,ジョッキ弟弟叫住另外SS:“呀!很有精神的樣子嘛,兄弟~”

  “你也很有精神嘛!”

  “沸騰稻草人有通知給你。”

  “什麼通知啊?”

  “在冷血山寨出現了狂躁的アルメイダ,那傢伙現在就在ドミンゲス以前呆的那個教堂裡,アルメイダ是背叛了沸騰稻草人,倒戈投敵的男人,但是現在他已經變成了恐怖的怪物。”

  “要不要去打倒他,看你自己的意願了。總之。。。我已經把稻草人的話帶到了,再見了。”說完便離開了。

  助人為快樂之本,SS義不容辭來到冷血山寨的教堂。

  冷血山寨

  來到教堂,看到一個人形怪物在教堂裡那個洞前觀望(就是ドミンゲス逃跑時跳下的洞),還喃喃自語:“原來如此,從這個洞裡跳下去的話,就能從下面的洞穴出來,然後在那裡事先藏好車子。就能乘著車子把從上面追來的敵人作為犧牲品,確實有詭詐奸猾的ドミンゲス的風格,真是差勁透了。哈哈哈哈哈哈~”

  SS走上前。

  “恩,你是誰?”

  “那個陷阱的話,我是知道的。”

  “霍~是你幹掉了ドミンゲス的咯。呵呵呵呵,真有意思。那我真是有乾勁了哦,就像ドミンゲス一樣,不過,這次死的就是你了。”

  “你是誰?”

  “世人好像稱我為狂躁的アルメイダ。你是知道了這件事情才來的不是麼?獵人先生。霍霍霍霍~來吧,就像死神刺痛你的側腹,享受干掉別人或者是被人幹掉的戰鬥吧。”

  “為什麼要背叛沸騰稻草人?”

  “霍霍,對這件事你還挺了解的嘛。是因為女人哦,不是別的,都怪那個叫做イヴリン的女人。沸騰稻草人只要沒有那個女人,我現在也是人類正義的一方了。”

  “ゼイン現在在哪兒?”

  “已經過了奈何橋了吧。哈哈哈哈~ゼイン是最好、最帥的男人,是我所憧憬的男人,(玻璃!?☉﹏☉b)但是他也死了的話,就啪啊啪啊!然後背叛者就能繼續生存下去了。哈哈~哈哈!無聊的過去的故事結束了,過去了的事情怎麼樣都無所謂了,你不過來的話,我就衝過去了哦。正義的伙伴被背叛者殺了的喲。”

  SS取得勝利,戰鬥結束。

  “原來如此。。。你還是很能幹的嘛。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痛快地享受了呢,呵呵呵呵~”アルメイダ跳進旁邊的洞穴:“呵呵~你要追過來也是可以的哦,如果你有這個膽量的話。”

  真是以為別人都跟你一樣笨啊,SS有過一次經驗了,當然不會上當了,SS出去開著車車來到下面的山洞。

  戰鬥勝利後,アルメイダ:“神啊,終於我也要接受天罰了嗎。“

  “為什麼要背叛稻草人?”

  “我也。。。迷上了イヴリン,但是イヴリン只是注視著ゼイン,ゼイン是最好的男人嘛,我也是憧憬ゼイン,才加入沸騰稻草人的。但是即使是這樣,我被嫉妒沖昏了頭腦,變得狂躁起來,是愛還是恨,我自己也不知道了。”

  “真是愚蠢。”

  “グラン的那些傢伙告訴了我ゼイン的所在之處,到那裡看到的是ブレ—ドドゥ—ス,乘著摩托看到ブレ—ドドゥ—ス,我嚇得要死。那個,強大的,グラン的一夥都害怕的ゼイン,一瞬間,被ブレ—ドドゥ—ス。。。”

  “難道說是我把ゼイン。。。”

  “那利爪。。。那尖牙。。。真是太強了。我也想。。。變成那樣強大的存在。。。我的這雙利爪就是仿照ブレ—ドドゥ—ス的。憧憬ゼイン而模仿ゼイン加入沸騰稻草人,這次又是模仿ブレ—ドドゥ—ス。想起了,我的人生真是無聊呢,這樣的男人怎麼會迷戀上イヴリン這樣的好女人呢。”

  “ゼイン死在哪兒?”

  “我不會告訴你的,呵呵呵~!從生下來,我就是心術不正的人。果然還活著嗎,那個女人。。。呵呵呵呵~!是個好女人吧,イヴリン。”

  “對哦,是個好女人。”

  “最好的男人。。。最好的女人。。。都變得最糟糕了。在這裡那裡腐爛。。。都是因為我啊。。。再見了,我會在地獄等著你的,獵人啊。”

  SS來到沸騰稻草人的據點。

  イヴリン:“你真厲害,打倒了那個狂躁的アルメイダ。”

  SS:“我只是運氣比較好罷了。”

  “你打倒了ドミンゲス,又乾掉了アルメイダ,可不是什麼運氣,是真真正正的強者。”

  “心情很好麼?”

  “你是想說背叛者死了,我是不是很高興?”

  “是啊!說不高興是假的吧。”

  イヴリン:“確實。說心情不好,那是騙人的。由於那個傢伙的背叛,沸騰稻草人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。。。”

  SS:“他很迷戀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哦,那又怎麼樣?我喜歡的是ゼイン,但是ゼイン他並不把我當做一個女人來對待,ゼイン的心中存在著一個他絕對無法忘懷的女人,ゼイン他絕對不會愛上我。我難過、苦悶,雖然這樣我還是無法不去愛他。但是,我。。。絕對不會不會背叛同伴,如果耐不住痛苦,就自殺吧。因為愛,是我的戰鬥,我和自己的戰鬥。”

  “據說ゼイン已經死了。”

  “那個背叛者說的話能證明什麼。ゼイン也許已經死了,這個我知道。即使全世界的人都相信,我也不信。沒有見到決定性的證據,我是不會放棄的。”

  “殺了ゼイン的可能是我。”

  “你?殺了ゼイン。。。?為了什麼?”

  “我是ブレ—ドトゥ—ス。”

  “說什麼傻話。ブレ—ドトゥ—ス早就已經死了,這是眾所周知的。而且,我怎麼看你也看不出來你是ブレ—ドトゥ—ス。”

  “我曾經死後而復生。”

  “。。。啊,好了,不要再說傻話了。你是和クラン戰鬥的強大的獵人,是讓冷血黨那些惡黨們嚇得發抖的英雄哦。好了,一起來吧。”

  SS跟著イヴリン來到桌前。

  イヴリン:“讓我們為英雄SS乾杯。叛徒アルメイダ已經死了。咳咳,幹掉那些混蛋。”

  ジョッキ弟弟:“耶~!”

  中ジョッキ:“乾杯!”

  タンバリン:“嗬~嗬~。”

  ギ—タ—:“今天要喝個痛快。”

  大ジョッキ:“很久沒這麼熱鬧了。”

ワラ鎮

  回到ワラ鎮。 ホアキン:“還記得。。。トレド和ラウル嗎?”

  “那是誰啊?”

  “コ—ラ跟我。。。和你第一次見面的時候,乘著戰車把コ—ラ帶走的傢伙。”

  “記得了。”

  “那兩個人來這裡找コ—ラ來了。好像說コ—ラ在出嫁的中途被グラン襲擊了。那以後,行踪也不了,生死也不明了。聽說那個婚約者也被殺了呢,真是可憐。”

  “コ—ラ她還活著。”

  “唉?你說的是真的嗎?話說回來,這事你怎麼會知道的?”

  “秘密哦~”

  “。。。怎麼樣也沒關係的嘛,已經和我沒有關係了。話說回來,我拜託你的行李運到了麼?”

  “早就幫你運到了啦。”

  “是嗎?那我就能報仇了。。。對那些強迫コ—ラ嫁人的シエルタ的那伙人啊。哈哈哈哈~”

  崖っぷち

  在懸崖上的小屋裡休息了一晚,出門的時候發生劇情。

  コ—ラ在沙漠中:“啊,水。。。水。。。水。。。必須找到水。。。”

  コ—ラ剛一走開就跑出3個惡黨:“可惡,臭女人,跑哪兒去了。”

  “我們得回去了,再往前,就危險了。”

  “危險?怎麼了?”

  “會出現沙鯊,這前面就是沙鯊的巢穴了。”

  “沙鯊嗎,這傢伙確實很危險。”

  “哦咦,快看,有足跡。足跡還沒有埋在沙子下面,就是說人就在附近了。”

  惡黨們快步向前,發現了コ—ラ:“咳咳咳,找到了。抓住那個小姑娘,能得到很多獎賞哦。”

  コ—ラ發現有惡黨追來,趕緊逃跑,卻不想被絆倒了。

  “嗚嗚,我就不客氣了。啊,那是。。。是沙鯊啊,在這種時候。。。糟了,往這邊來了,快跑。”惡黨被沙鯊嚇跑了。

  這時一個帶著3條狗的老人出現了:“哇哈哈哈~惡黨的混蛋們,真是醜態百出啊。”說完快步上前扶起コ—ラ,“餵,你沒事吧?振作點。恩!女的!?”

  コ—ラ:“恩,水。。。”

  “真可憐,已經很虛弱了。一個女子竟然步行來到沙漠,是被グラン的人追到這裡來的麼。”

  這時那3條狗狗跑了過來,圍著グラン叫起來。

  “我知道了,知道了,別擔心,我會救她的。”(美女的魅力連狗狗都擋不住麼?☉﹏☉b~)

  SS也來到沙漠,終於在左邊大陸的中央的一個山洞找到了老人家的住處,但是門口惡犬,啊不,是可愛滴狗狗當道,我們滴SS被擋在了門外。 (帥哥的魅力還是比不過美女啊。。。)沒辦法,先回カスミ那裡去休息下吧。

  一進門,就看都3條狗狗,來到カスミ的臥室看到救了コ—ラ的那位老人家。

  老人:“哈哈哈~人生真是奇妙啊, 沒想到現在還能和爆音之カスミ見面。”

  カスミ:“我也有聽到有關你的傳聞哦,魔犬之オズマ。”

  聽到這裡SS走了進去。

  カスミ:“哎呀,你回來了。ドラム子。。。啊不,是コ—ラ她沒事了喲。傳說中的強力獵人魔犬之オズマ救了コ—ラ。”

  “真的嗎?太好了!”

  オズマ:“恩,在沙漠裡,差點死在路上。當時非常虛弱,但是很快就恢復元氣了。但是,步行越過ハラヘリ沙漠,那也真是個亂來的女孩呀,哈哈哈。”

  “コ—ラ現在在哪兒?”

  “現在在我家裡休息,有狗狗們保護她,沒事的。恩。。。???難道說。。。你是!SS!還是說應該稱呼你為ブレ—ドトゥ—ス?”

  “你怎麼會知道?”

  “我怎麼。。。?難道說。。。!你不要跟我說,和堵上性命交換的我的約定,你都給忘了。”

  “那個我真的忘記了啦。”

  “別開玩笑了。”

  “我沒有開玩笑。”

  “。。。到底怎麼回事,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。你不是應該已經死了麼?作為賞金首位的呢應該不是已經被幹掉了!?”

  SS把他死而復生後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。

  “怎麼會。。。這樣的事情,我實在無法馬上相信。”

  “除了相信你別無選擇。”

  “被殺。。。復活。。。失去記憶。。。嗎。應該是一個讓人吃驚的故事,太像說謊了,等回去我還要問清楚。”

  “我和你有什麼樣的約定呢?”

  “你和我約定要打倒グラトノス給我看的,就算你真的是失憶了,這個約定你一定要遵守。”

  “我們曾經約定過的證據有麼?”

  “你隨便地失憶,還叫我給你看證據?你小子真會開玩笑啊。。。。好吧,我給你看證據。說不定。。。看了那個,你就能恢復記憶也說不定。你做好覺悟就可以到我家來了。我的家在ハラヘリ沙漠的東邊。”(在地圖上指出位置),“那個叫コ—ラ的小姑娘也很想見你。。。不過,都是因為你,情況變了,在你達成約定前,那個小姑娘就作為人質呆我那吧,這個男人能夠達成和我的約定的話,那個小姑娘就能恢復自由身了。雖然我不想做這樣的事情,但是我不會停止的,希望你能了解,爆音之カスミ。就算你有意見,以你現在的身體,打我巴掌都做不到。”

  カスミ:“我只說一句,等我好了之後,你別想就這樣輕鬆了事。不過,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要把那個孩子給關起來呢。”

  オズマ推開SS正要離去,SS叫住了他:“我的名字是叫SS嗎?”

  “至少,對我來說,你便是冠此之名,在我的眼前,從ブレ—ドトゥ—ス變回人身的時候。”

  “為什麼要和我訂立那樣的約定?”

  “總之,你到我家來,到時我們再談。真是讓人羨慕啊,把所有的事情都忘記了。。。但是,過去是不會忘記你的,會像獵犬一樣緊緊地追逐著你,不管你到哪兒。。。”說完オズマ便離開了,出門前還能聽到他的聲音:“好了好了!讓你們久等了,好了,我們走吧。”帶著狗狗走了。

  カスミ:“不管怎說,コ—ラ沒事就好。”

  SS:“我是ブレ—ドトゥ—ス。”

  “コ—ラ她知道這件事麼?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“是嗎,那就沒問題了。記得不要暴走把屋子給毀了就行。”

  “那我走了。”

  “要走了嗎,路上小心。”

ハラヘリ沙漠

  SS來到ハラヘリ沙漠中カスミ的家。 這次狗狗對著SS亂叫一陣,就離開了。 SS走上山丘頂,眺望著附近的風景,他感覺自己好像曾經來過這裡,卻想不起來自己什麼時候,又是為什麼來到這裡,但是確實是在這裡。 。 。

  オズマ在一個桶子裡泡澡:“唔~嗯嗯,這熱水真不錯。餵,小~コ—ラ~不好意思,能不能幫我把香皂拿過來。”

  “好~的~!”コ—ラ走了出來,卻看到SS,“啊,SS!”

  “你還好嗎?”

  “恩,我很好,什麼事的沒有了,這都多虧了オズマ先生。”

  “我們又再見面了呢。”

  “給,オズマ先生,香皂。”回頭對SS。 “我們又見面了呢。。。。”

  オズマ:“哎呀哎呀,像傻瓜樣子,應酬話沒完了,就站在那裡你們兩個看個夠吧。我老人家先回家去了。”說完離開了。 (還是光PP。。。)

  コ—ラ:“カスミ姐姐的情況怎麼樣了?”

  “你不用擔心。”

  “那真是太好了。不過,カスミ姐姐太厲害了,那個時候,簡直就是女士兵,嚇了一跳。”

  “是啊,我也被嚇了一跳。”

  “我也想變得像カスミ姐姐那樣那樣強。吶。。。你說有很重要的事情,是什麼?”

  “很重要的事?”

  “オズマ先生說你有很重要的事情。”

  “沒什麼大不了的了。”

  “哼。。。不告訴我,總覺得很討厭。你和オズマ先生以前認識?”

  “好像是這樣的。”

  “。。。好了,夠了!你快點走吧,オズマ先生在家裡等你。”

  來到屋子裡,有三條狗狗跑過來攔住了SS,不斷和狗狗對話,聽到聲音的オズマ:“安靜,ウォリ—!ワンダ—!ガルボ!那位是客人,讓他進來。”這時狗狗們才走開,讓SS通過。

  SS進屋裡,オズマ:“難道說,你討厭狗?”

  “我不是來說狗的。”

  “也對哦,那麼,我們從哪兒開始說呢。。。”

  “為什麼和我訂立那樣的約定?”

  “你說,想取回被グラトノス奪走的屬於自己的人生,想變回以前的身體。。。變回普通的人類,想逃離グラトノス的精神控制。”

  “精神控制?”

  “你說你會變成那樣都是因為一種叫做メタモルフィン的藥物,那種藥物有降低人的意識的效果,變身為ブレ—ドトゥ—ス的時候自己已經不是自己了,不過這話到底有幾分可信,我就不知道了,只有去詢問下對此比較了解的人了。”

  “那麼,然後呢?”

  “對手是那個グラトノス,如果僅僅只是逃走,是不可能逃不掉的。就算逃掉了,也無法恢復普通人的身體,所以,只有與グラトノス戰鬥並戰勝他,竭盡全力使說的話奏效。這就是原因了,因此你向我發誓要打倒那個傢伙。”

  “為什麼要對你發這種誓?”

  “你真的是什麼都不記得了呢。你和我戰鬥過,與我魔犬之オズマ吶,你殺了我的狗狗,還想要殺我!但是那個時候你忽然開始很通苦,接著就變回了人類的摸樣,就是你現在的樣子了!啊,光想起來了,我就覺得生氣。。。你居然把我可愛的狗狗們給殺死了!”

  “你冷靜點。”

  “冷靜!?別開玩笑了,你這個怪物。”

  “我真的不記得了。”

  “。。。呼~呼~哈~哈~對不起,最近只要一興奮就容易呼吸困難。呼~就是這麼回事,呼~哈~我曾經想把變回人類的人殺了,但是變回人類形態的你痛苦掙扎著,光是看著就讓人後背發冷。你扭動著身子、顫抖著、一邊流出口水一邊叫喊著,可惡,グラトノス的混蛋!讓、他、也、嘗、嘗、痛、苦。”

  “那會不會誇張了點?”

  “太誇張了?我的演技完全不夠。滿地亂滾這個詞簡直就是為那而造的。全身從內側開始像火燒一樣的劇痛,你當時就是這樣說的哦。”

  “為什麼我會和你戰鬥?”

  “看來話題終於說到核心了。我說要給你看的證據,現在就給你看,你跟我來。”

  SS跟著走了出去,看到コ—ラ站著樓梯口,オズマ:“你說什麼?剛剛我們的談話你都聽到了?”

  “因為,オズマ先生髮出好大的聲音,我想是不是在吵架啊。”

  “一定是嚇到你了吧。”

  “稍微有點。”

  “SS變身ブレ—ドトゥ—ス,之前你有見過的吧。這些話要保密哦,這是我們三個人的秘密。”

  “恩~”

  “我要出去下,幫我給狗狗們餵食。”

  “。。。”

  “走了,SS。”說著,帶著離開了,SS也跟著下了樓梯,コ—ラ追了過來:“SS,不要去。我有點心緒不寧。好像有什麼非常不好的事情要發生。”

  “沒關係的。”

  “算了,不管你了,笨蛋!”コ—ラ往回走了幾步,又回過頭來,“記憶什麼的還是不要找回來的好哦,SS,你一定能從過去逃出來的,從心底這麼希望的話。”說完コ—ラ依依不捨地離開了。

  SS繼續往前走,門口卻進來了ル—シ—為首的三人組。

  ミグ:“喲!好久不見了。這不是完全變成人類了嗎,ブレ—ドトゥ—ス喲。”

  アトゥク:“你不是應該有怨恨的嗎。。。這樣活蹦亂跳的,讓人很為難呢。”

  ル—シ—:“對哦,大人的事情吶。所以,給我老實地回到那個世界去吧。”

  這時オズマ見SS一直沒來,回頭尋他,卻見到三個陌生人在與SS對峙。

  オズマ:“你們是誰?”

  ル—シ—:“哎呀,真是的,オズマ,像你這樣的獵人居然不在知道我們,真是讓人倍受打擊。我是ル—シ—ズ的首領ル—シ—哦。”

  “原來如此,有出手毒辣之名的那個ル—シ—ズ啊。不過,好像沒有傳聞中那麼漂亮。”

  ル—シ—:“哼,人老了,眼睛好像也不行了吶,呵呵呵~其實我們找你也有事,魔犬之オズマ。不過那是解決了這個怪物之後的事了。”

  オズマ:“有意思。誰被解決還真是值得看的事呢。”

  戰鬥開始,依然是正義的一方取勝。

  ル—シ—:“可惡,你居然。。。這份仇恨,總有一日要讓你償還。”說完,三人組逃走了。

  オズマ:“呼呼呼~還是挺能幹的嘛。不過,對付這點程度的也是理所當然了,就算是能勝過他們,也打不過グラトノス的。走吧。”

  SS跟著オズマ來到山洞左邊的沙地,オズマ:“是沙鯊,讓它過去,乖乖呆在那不要亂動。”沙鯊走過來又離開了。 オズマ接著往左走,來到一處廢墟。

  オズマ:“找到了。。。”這就是證據了,你可以眺望到你滿意為止。

  オズマ拿出一個四角形細長的,大概10cm左右的物體舉在空中。 那東西像是一根透明的棒子。 這根透明的棒子裡好像封印著像種子一樣的東西。

  オズマ:“’雙子蓮’,這就是其碎片。。。。嗚。。。不行嗎。。。還想給你看這個也許你就能恢復記憶了呢。”

  “’雙子蓮’?”

  “那裡面,有像蓮的種子一樣的東西而得名的。這原本是軍隊使用的暗號。和這個一樣的東西,在世界上還有一個。收集全兩個,就會有某種意味。 ”

  “那是什麼?”

  “簡單地說,這個就是鑰匙。那個像種子一樣的東西,其實不是種子,是特殊設計的バイオ·ヂップ(生物體片屑),被バイオコ—ディング(生物體濾光)的程序只有一半被編入其中。收集齊兩個’雙子蓮’放進鑰匙孔裡的話,程序就能完成了。為了不讓ノア找到,人類想盡了辦法。”

  “ノア,是那個。。。”

  “對了,就是那個引起傳說中的’大破壞’,毀掉了人類的文明的巨大電子頭腦ノア。”

  “那麼,到底是什麼的鑰匙?”

  “大破壞中,為了與ノア戰鬥建造的秘密武器,其名為ジャガンナ—ト。但是在其完成的時候,戰爭早就結束了。人類輸給了ノア造出的怪物軍隊。人類最後的軍隊被毀掉後,ジャガンナ—ト就被封印起來了,作為人類再次回复戰力時的王牌,解開封印的再啟動程序就寫在這裡面了。”

  “這些事情,你了解得真清楚呢。”

  “我的父親是人類最後軍隊的下士軍官。剛剛說的那些話,也是轉述小的時候聽父親說的話,’雙子蓮’是父親給我的遺物。”

“ジャガンナ—ト是?”

  “其實,那是什麼東西我也不太清楚。能毀滅一切東西,應該是很恐怖的兵器吧。活著守護這個鑰匙碎片是父親最後的任務。直到一日,人類再次站起來與ノア戰鬥,一直到那一天。雖然父親很相信,但是我無論如何也不相信那一天會到來。與家人一起,和平地生活,我很幸福地。這個時候グラトノス突然出現了,帶著冷血黨的手下們。他企圖把ジャガンナ—ト變成他自己的東西,我的父母怎麼樣了,不用我多說了吧,多虧父親機智,只有我逃過此難,帶著’雙子蓮’逃走了。從那以後,我就是為向グラトノス復仇而活了。”

  “還有一個’雙子蓮’呢?”

  “有傳聞說,已經被グラトノス拿走了。但是我不會讓他得逞的,只要我還拿著這個東西。”

  “所以和我約定。。。”

  “我告訴了グラトノス’雙子蓮’的下落,那個傢伙上當了,我選擇了岸邊,直升飛機無法靠近的地方,到處設陷阱,等著那傢伙的到來,當時我高興地手都在顫抖,高興地想著終於我複仇的時刻要到來了。但是那個傢伙並沒有出現,取而代之的是你來了。グラトノス的混蛋,也許是看穿了這是個陷阱。你掉進了我設下的陷阱,受了非常重的傷。但是,即使如此,你還是把我引以為傲的狗狗們給殺了,把我追逼到了離死不遠,如果那個時候你沒有解開變身的話,恐怕我已經輸了,但是令人驚訝的是,你回復了人類形態,我也活了下來,然後我們就聯手了,為了打倒グラトノス。”

  “我一定會完成約定的。”

  “當然,不要好像很偉大的說些理所當然的話。”

  “放コ—ラ自由。”

  “等你完成約定之後吶。”

  “我不是說了我會完成約定的麼。”

  “明明就是輸給了グラトノス,還被他給殺了,你還真好意思說。”

  “コ—ラ跟這件事沒有關係,不是麼?”

  “我不是也應該跟這個沒用關係麼。我應該過更加平穩、幸福。。。普通的生活的!但是卻被捲進了並不期待的命運,得到了這樣的人生。如果說那個小姑娘和這個沒有關係的話,和我也沒有關係的呀。說起來,你自己不也是,只有再引誘グラトノス出來一次了。他應該是非常想得到’雙子蓮’的(就像喉嚨裡伸出手來的程度--什麼比喻。。。)。就算他意識到這是個陷阱也會有所行動的。”

  “把他引誘到哪裡?”

  “是呢,就像是洞穴最底下的地方就可以了,如果不下飛機就不能到達的地方,在哪兒有沒有這樣合適的地方呢。。。”

  “怎麼把他給引出來呢?”

  “在叫エルル—ス的鎮上有一個被稱為地獄耳的ダフネ的情報販子,是個只要有錢就會把情報賣給任何人的女人,會付錢給她買情報的不僅是我們獵人,冷血黨的人也會。把情報告訴ダフネ的話,冷血黨早晚也會知道的。”

  “グラトノス也會知道?”

  “對,只要對ダフネ洩露情報,就能引出他來了。”

  “由我去和她見面?”

  “是喲,這本來就是你幹的蠢事,怎麼能不去。自己惹出來的自己搞定。(原話是:自己的PP自己擦。)呼嗚,好像東北處森林地帶的深處有洞穴吶。。。能夠喚出地底水脈的洞穴。”

  “我都不知道呢。”

  “不安的話,就去一趟確認下,再去找ダフネ也行。如果有想要賣掉’雙子蓮’換成錢的傢伙,和ダフネ交談。然後你就去洞穴,到地下伏擊グラトノス。這樣的計劃,你覺得怎麼樣?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當然我是不會把鑰匙給你的了。如果給你了,你再失敗了,根基都要完了。我會把它藏在你不知道的地方,再回家。好了,去吧!完成你的約定,這樣那個小姑娘也能得到自由。”

  エルル—ス

  來到エルル—ス,滅了守門的小嘍囉,長驅直入來到大樓內。

  終於來到30樓,看到牛形怪物オ—ロック把一個金發MM打飛了:“被稱為地獄耳的你,怎麼可能不知道。快點給我交待,ダフネ。”一個嘍囉把暈倒的ダフネ帶到オ—ロック面前,ダフネ:“都說了,我不是不說,如果你付錢的話,我會告訴你答案的。(-_-|||)。”

  オ—ロック:“哈哈哈!明明是女人,卻蠻有骨氣的嘛,我喜歡!是死在這裡,還是活著回去,我讓你自己選擇。如果不想死的話,就把你所知道的一點不剩的和盤托出。如果你想死的話,我就殺了你,不過得在拷問之後了。”

  “。。。”

  “不要小看我漆黑的オ—ロック哦,ダフネ。我說要做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。不管你是多麼優秀的情報販子,對我沒用,就死。”說完坐回了寶座上。

  SS走出電梯,一路打倒眾雜兵,來到オ—ロック前。

  躺在地上的ダフネ顯然認出了SS:“。。。你是!?呼呼呼!哈哈哈!看來你想見的對手來了哦。”

  オ—ロック:“什麼。。。?”

  ダフネ:“早就應該死了的クラン·NO.3的ブレ—ドドゥ—ス吶。”

  オ—ロック:“那個人類是ブレ—ドドゥ—ス?別說傻話了。”

  “這個情報很貴哦,オ—ロック。怎麼著也得收你10萬。不過那也得是你能勝過他之後的事了,啊哈哈哈!”

  “贏!贏贏贏!我會贏的!我オ—ロック總是贏家。”說完オ—ロック推開他面前的小嘍囉,“來啊,ブレ—ドドゥ—ス。”

  戰鬥再次毫無懸念地結束了。

  オ—ロック:“挺能幹的嘛,呼呼呼~我的血很久沒這麼沸騰了。坐電梯到屋頂上來,ブレ—ドドゥ—ス,在這裡不能讓我們充分發揮。”

  SS坐電梯來到屋頂。 (原來オ—ロック的戰車在樓頂,難怪了)

  オ—ロック:“來了嗎?呼呼呼呼~霍霍霍霍~不管你是誰,最後勝利的肯定是我。本大爺,漆黑之オ—ロック!一定會勝利!”說完オ—ロック進入戰車,戰鬥再次開始。

  當然最後勝利的依然是SS。

  オ—ロック:“オ—ロック,向地獄進發。”說完遺言便消失了。

  SS坐電梯回到30層, ダフネ:“那傢伙。。。オ—ロック他。。。”

  “已經被我打倒了。”

  “你做到了呢,グラン的混蛋,活該!”

  “我有事情想拜託你。”

  “。。。我現在這個狀況,你還要拜託我。。。好像也不能拒絕你了呢,有什麼要拜託我的?”

  “要把グラトノス引誘出來的事情。”

  “呃?什麼?怎麼回事?”

  SS向ダフネ說明情況,ダフネ:“原來如此,雖然不能說是什麼好時機,我會盡力去做的,作為你救我的謝禮。”

  ハラヘリ沙漠

  SS回到了ハラヘリ沙漠オズマ的住所,在オズマ的住所,グラトノス又來抓コ—ラ了。 (嗨。。。有完沒完。。。)

  コ—ラ:“放開!放手啊!”グラトノス伸出觸手抓住了コ—ラ,コ—ラ發不出聲音來了。

  グラトノス:“アリ—ゼ。。。很久不見了,我一直很想見你呢。”

  コ—ラ:“我可不叫什麼アリ—ゼ。。。アリ—ゼ!?アリ—ゼ伯母。。。!?”

  “アリ—ゼ,キング·ギンスキ—的女兒,也是我的戀人。”

  “戀人?你騙人的吧。因為伯母她在很小的時候就病死了。”

  “アリ—ゼ是被殺死的,就在我眼前。發出殺她命令的就是她的親身父親キング·ギンスキ—。”

  “。。。!?”

  “真像。。。太像了,アリ—ゼ。就連早就成為超越人類的存在的我都不得不相信這就是命運。她充滿風情的眼神,尖細高挺的鼻樑,臉頰的曲線,柔軟的嘴唇,和我喜歡的一樣的光滑的肌膚。。。”

  “恩,討厭!不要碰我!”

  看到這裡オズマ忍不住上前:“把你的髒手,啊不,是把你那令人噁心的頭髮鬆開,グラトノス。如果你放開那個女孩,從這裡逃走的話,作為交換,我就把這個給你。”オズマ拿出雙子蓮,給グラトノス看了下,就放起來了。

  グラトノス鬆開コ—ラ:“嗚。。。!那是。。。雙子蓮嗎?”

  “不錯,就是你想要的再啟動程序。”

  “你說什麼?難道說,你是那個時候的。。。”

  “對了。為了打開頑固軍人的父親的嘴,你把我母親殘暴地殺害了。最後,沒有開口的父親也!我就是幻想著總有一天要向你復仇,才活到今天。”

  “那麼,你為什麼要把’雙子蓮’給我?這樣就報不了仇了哦,呼呼呼。越老越會被年輕美貌的小姑娘的美色所迷嗎?”

  “卑鄙小人!隨便你怎麼猜。”

  “不過很遺憾,我沒打算捨棄アリ—ゼ,好不容易能再與她相逢啊。呼呼呼!”

  “什。。。麼。。。”

  “已為超人的我就算沒有什麼雙子蓮,總有一天我也能破壞シエルタ。”

  “破壞シエルタ?因此才要ジャガンナ—ト!?”

  “是你的話,能夠理解的吧,老頭。破壞掉キング一手建造的シエルタ,殺了キング家族的所有人,這就是我的複仇。說到復仇,啊!多麼甘甜的美夢啊。”

  “キング早就離開這個世界了。”

  “這種小事怎麼樣都無所謂。只要能讓我消氣,就行了。ジャガンナ—ト能再啟動的話,就能在一瞬間破壞シエルタ,呼呼呼,那個可恨的巨大機器人也一起啊!啊哈哈哈!而且得到強大力量的我,要讓全世界都拜倒在我面前。到那個時候,就能徹底從復仇這人類的感情中解放出來,成為真正意義上的超人。”

  “真是。。。多麼瘋狂。。。”

  “乖乖地把雙子蓮給我,我就饒你一命。生存下去,老頭。你只有活著,才可能在某一天能向我複仇。而且現在佈滿了狗的屍體,讓這些狗就這樣悲慘地死去麼。你不想被你想復仇的對像給殺了吧。”

  “恩。。。你這個混蛋,グラトノス。”

  “託你的福,今天真是精彩的一天。想要的東西全部都入手了,啊哈哈哈!”

  “。。。是這樣的麼。”オズマ拿著槍對著懸崖下面一陣亂射,“嗷嗷嗷。。。”

  “。。。神經錯亂了嗎,真是可憐呢,KUKUKU。。。”

  “如果你想要雙子蓮的話,就自己來找吧,グラトノス!”說著縱身跳下懸崖。

  コ—ラ跑到崖邊:“啊啊!オズマ!!オズマ先~生~!”

  グラトノス:“完全沒有意思的死亡。真是愚蠢。。。”

  跳下懸崖的オズマ對沙鯊說道:“唉,快點把我吃了吧,沙鯊。把雙子蓮收在你們的肚子裡。”オズマ又拿起槍對著天空一陣亂射後說:“對不起啊,SS,如果我能早點放那個孩子自由。。。結果,沒能完成約定的,是我啊。”沙鯊把オズマ吞到了肚子裡,也帶走了雙子蓮,只留下オズマ的槍,證明他曾經存在過。

  沒多久,SS回來了,看到的是グラトノス的直升飛機下的コ—ラ。

  コ—ラ:“SS!オズマ先生,オズマ先生他死了。”SS正待上前,從直升飛機裡伸出了グラトノス綠色的頭髮。

  コ—ラ:“啊啊!不要!SS!”コ—ラ被拉上了飛機。

  グラトノス下來:“現身了呢,實驗體1313號,聽說你變身為ブレ—ドドゥ—ス了,說老實話,我很驚訝,你的細胞核也許逆寫了變異細胞。真是太美妙了!真想徹底地調查你的身體吶,呼呼呼。”

  “不要開玩笑了。”

  “你可是非常貴重的實驗樣本哦,你也要小心不要死掉哦。”

  “放開コ—ラ。”

  “コ—ラ。。。?啊,你是說アリ—ゼ麼。她也很貴重哦!不過她貴重的意義和你完全不一樣。不過,嘛,既然是你無論如何也要這麼說的話,和我做個交易吧。”

  “什麼交易?”

  “狩獵這附近的沙鯊,尋找雙子蓮,如果你把雙子蓮送到我那的話,作為交換,我就アリ—ゼ把給你。我想這並不是什麼不好的交易吧。”

  “你想把コ—ラ怎麼樣?”

  “那就要看你了,實驗體1313號。我不喜歡等人哦。如果覺得悶了,也許會想讓她去做什麼實驗。。。我自己也無法想像哦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呼呼呼,很好!那麼,雙子蓮就拜託你了,很緊急的哦。”說完グラトノス乘上飛機離開了。

  在沙漠,SS滅了20來只沙鯊,終於找到了雙子蓮。 (沒有刷到的童鞋不要著急,多刷幾遍就有了。。。)

  グラインガッ·ママ

  回到グラインガッ·ママ找到那個住在地窖的老人。 (從停車場的井蓋下去。)

  “你是誰?來這幹什麼的?”

  “你知道グラトノス嗎?”

  “不知道,從來沒有聽說過。”

  “你在說謊。”

  “不知道、不知道,我什麼都不知道。”

  “那,我沒事了。”

  “。。。。你問這個想幹什麼?”

  “打倒グラトノス。”

  “打倒。。。グラトノス。。。?就憑你?嗚哇哈哈!這真是有趣,很久沒有聽到這麼好笑的笑話了。”

  “我不是在開玩笑。”

  “我也曾經想要殺他。那還是我年輕的時候,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”

  “為什麼要殺グラトノス?”

  “那個時候他還不是グラトノス,而是叫做グレイ,グレイ突然來到鎮上,賣掉貴重的電子機器,然后買食物和水。那傢伙到底是從哪兒找到那些寶物的,這引起了我的興趣。那傢伙看起來是個柔弱而溫文的男子。想著稍微讓他吃點苦頭,就能讓他把寶物的所在地說出來,這是不要本錢的買賣。”

  “這不是小偷的行為麼。”

  “大概吧,我曾經就是做這樣的生意的。”

  “那,然後呢?”

  “我把同為盜賊的同伴集合起來,尾隨他離開城鎮。讓我驚訝的是,他竟然乘著直升飛機離開了。我怎麼也沒想到那種東西居然還殘留在世上。最初只是想賺點零花錢,之後大家都認真了起來。因為能夠找到駭人聽聞的寶山,任誰都會眼紅的。”

  “直升飛機?”

  “在空中飛行的機械哦,你不相信也沒關係了。”

  “那麼,之後呢?”

  “我們都伸長了脖子等待他來鎮裡。趁他在鎮裡的那段時間,我們搶先來到他藏飛機的地方。計劃等他回來的時候襲擊他,然後讓他帶我們去寶藏的所在地。一直到我們襲擊他之前計劃都很順利,グレイ他,那個グラトノス的混蛋。。。突然在我們面前變身成了怪物。”

  “難道是變異細胞!?”

  “啊?你說什麼?”

  “那麼,然後呢?”

  “同伴都被他給殺了,怎麼可能幹得過那樣的怪物。我也是身負重傷昏了過去,等我醒過來,他就已經不見了。從那以後,為了不被他找到,我一直躲在這個地窖裡。到現在,我想起當時的情景,心臟都像要停止跳動。”

  “吹牛吹得真好。”

  “信不信隨你。”

  “グラトノス的藏身之處在?”

  “他藏身在ハイウォ—タ—,地圖上看,就在這附近。”(在地圖上指出位置)老人接著說到,“那個傢伙就是從那裡做飛機出來的。”

  “ハイウォ—タ—?”

  “從這裡向北走,在前方是連綿不絕的懸崖,在崖上,有一個很大的湖,那就是ハイウォ—タ—了。”

  “謝謝了,說了這麼久。”

  “終於我還是多嘴了。我正隱居生活,你不要再來了。”

  マス·ドライバ—研究所

  接受バツキントッシュ教授的消滅十隻鳥的任務,完成任務後來到マス·ドライバ—研究所。

  バツキントッシュ教授:“這裡是マス·ドライバ—研究所,因為名字很長,所以簡稱為マスドラ研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マス·ドライバ—研究所?”

  “所謂マス·ドライバ—就是不使用火箭這樣的一次性使用的搬運裝置,把物資發射到宇宙空間的裝置。我。。。應該說是我父親他們選擇了運用磁力給物體加速,然後射出的這樣一種被稱為ゴイルガン的方式。”

  “研究完成了嗎?”

  “可以說,大部分完成了吧。實驗結果還算令人滿意,但是在正式的發射裝置建造之前,大破壞就開始了,這裡收集的資料好像都用在製造與ノア戰鬥的新武器上的。那個新武器是否完成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“新武器?”

  “恐怕是把巨大的ゴイルガン當做超長距離炮來使用的武器,ゴイルガン的出力慢慢上升的話,理論上來說,不管多重的砲彈都能打出去,不管哪兒都能抵達。”

  “你還想知道些什麼?”

  “也能把人發射到宇宙中麼?”

  “我們マスドラ研所研究的ゴイルガン做不到,為了得到足夠的電力和加速度,線圈的數量還不夠。不過,要把人發射到遠方,還是可以的,不過由於發射時的加速度和落地時的衝擊,恐怕會死吧。”

  “落地時的衝擊?”

  “使用マスドラ研的ゴイルガン發射物資的時候,加入了為了減輕與空氣的摩擦的密封艙,假如人進入這個密封艙然後發射,嘛,不管怎麼低估,都要承受1000甚至1000以上的傷害。”

  “你還想知道什麼?”

  “還厲害的研究啊。”

  “對呢,是很厲害的研究。。。但是在現在確實毫無意義的,總覺得這是世界第一華麗的自殺手段呢。”

  “這裡的ゴイルガン還能發射嗎?”

  “能發射哦,只要有必要的能源。”

  “沒有能源?”

  “沒有哦,沒有也沒什麼為難的,所以也無所謂了。我的發電能力能存儲到發射時必要的能源,大概需要一百年吧,哈哈哈哈!啊啊,對了,剛剛跟你說的事情都是軍事機密,要保密哦。”

  “用ゴイルガン發射出去。”

  “哈啊?發射出去?把你?”

  “對了。”SS把事情經過告訴バツキントッシュ教授。

  “原來如此,情況我明白了。但是著地的時候可能會死哦。”

  “我不會死的。”

  “是嗎,那我沒有理由再阻止你了。要向發射ゴイルガン需要巨大的能源,首先要收集齊能源。首先把這個這樣,那個那樣。。。對了,那個。。。你的那個借我用下。”教授剝下了SS的iゴグ—ル,經過一系列的改進,又把iゴグ—ル還給了SS,“恩,OK!給,這個還給你。我把你的iゴグ—ル稍微改造了下,以後使用這個iゴグ—ル的話,就能感應到テスラ·セル。”

  “テスラ·セル?”

  “說簡單點,就是非常特別的電池。文明已然被破壞的現在的世界恐怕已經無法造出來了,但是在大破壞之前的時代所造的電池應該還有殘存下來的可能,如果能收集到必需的テスラ·セル的話,也許我能再一次發射ゴイルガン。”

  “我去收集テスラ·セル。”

  “祝你好運,獵人。”

終於收集齊了12個テスラ·セル,SS再次來到マス·ドライバ—研究所。

  教授:“嘛!幹得漂亮!收集齊了呢。那麼,先把テスラ·セル借我用下,我要把它們組合起來。”說完拿著テスラ·セル擺弄了一陣,“我先把這個テスラ·シリンダ交給你,用這個攻擊機械和機器系的怪物,テスラ·シリンダ就能吸收敵人的能量,自動充電了。100%。。。不,大概只要充電到95%以上,我的ゴイルガン就能發射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那麼,充電就拜託你了。總覺得很久沒這麼興奮了。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呢!霍霍霍~”

  沒辦法,去充電吧。 再次費勁千辛萬苦,充好了電,SS又回到了マス·ドライバ—研究所。 (這裡忍不住說幾句,因為我在這裡糾結了蠻久的。。。首先最主要的是要把テスラ·シリンダ裝備上,刷怪的時候要從車車上下來,而且只有這把武器打到了怪才能充電,有電子狗來的時候,不妨多打一回合,就是說不要一個回合就把它給滅了,這樣它就會召喚個大傢伙來,這樣如果其他成員輔助,只用這把武器攻擊的話,應該很快就能充滿電了。)

  教授:“咔,非常好,終於沖完電了吶!那麼,接下來我要調整機械,跟我來。”

  教授走到電梯附近,見SS沒有跟上:“這邊哦,獵人先生,跟上。”

  教授走進電梯,機器人マンデ—:“我來幫您,教授。”說著跟了過去。

  SS也跟著來到二樓。

  教授:“不要忘記把充好電的テスラ·シリンダ帶來哦。好了,我們走,マンデ—。” 說完和マンデ—一起到了右邊的控制台。

  教授:“マンデ—,你那邊情況怎麼樣?”

  マンデ—:“沒有問題,教授。”

  “那就把主軸的門打開。”

  “打開主軸的門。”

  “門打開了哦,獵人先生,請進門往前走,進了門一直朝前走,前面就是主軸了。”看到SS進去了,教授又說道,“就這樣筆直地朝前走,應該能看到嵌置テスラ·シリンダ的插孔。”

  SS來到一座巨大的控制台前,教授:“把那個テスラ·シリンダ嵌入插孔中。”

  SS把テスラ·シリンダ嵌入了插孔中,教授:“テスラコイル,填充能源。”

  一陣電光忽閃,能源填充完成,マンデ—:“ シリンダ內能源全部填充至コイル內。”

  教授:“啊啊!真是太美妙了!真的真的很久沒這樣過了。。。這樣一來,發射準備完成。怎麼樣?我的ゴイルガン,現在馬上發射試試看麼?”

  “現在馬上。”

  “霍霍~霍霍霍~~啊啊啊!真好呢!現在的感覺!磁場就這樣。。。咕咕地扭曲著,振動著。來吧,你朝著スバイン橋出發吧。”

  “那是,哪兒?”

  “就是你來這個島的時候渡過的橋,你應該記得的吧。好了,朝著スバイン橋出發。”

  “了解。”

  “抵達スバイン橋後,就進到橋中間的塔里去。進塔之後,就把電腦設置為ON。之後就等這裡的指示,知道了嗎?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好了,走吧。霍霍霍霍霍霍!磁~場、磁場、磁場、磁場~~”

  SS來到橋上,通往塔的梯子已經搭好了,在梯子前,一個大戰車擋住了去路,原來是ル—シ—三人組來搗亂了。

  ル—シ—:“等等,SS!這次我們ル—シ—ズ一定要在這裡結果了你。”

  “我現在不想戰鬥。”

  “真是可惜啊!不想發生的事情在不想發生的時候發生,這就是人生。知道就好,惹怒了我ル—シ—會有什麼樣的下場。”

  “好像只能戰鬥了。”

  “主砲和SE都重新改裝了非常厲害的,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了,呼呼呼。該死的混蛋ブレ—ドドゥ—ス!終於要把你墜入地獄了。”

  雖然他們有裝甲車,但是敵不過正義必勝的真理。

  戰鬥勝利後,進入塔內,打開電腦,教授的圖像出現在屏幕上:“要把密封艙發射到哪兒,指出來。”

  電腦自動坐標在グラトノス藏身的ハイウォ—タ—。 SS:“這個坐標OK。”

  教授:“知道了,坐標設定,完成。好了,終於到高潮了。準備好了麼?現在在你所在地的右邊應該有一個射出密封艙,準備好了死的覺悟的話,就進到裡面去。你進去之後,所有的操作都由我這邊進行。磁場就這樣。。。心裡暖暖的,咻~好了,出發吧。”

  SS進入密封艙,準備發射。 (原來整座橋就是發射軌道。)

  マンデ—:“射出密封艙設置軌道完畢。”

  教授:“テスラコイル起動。”

  “テスラコイル起動完畢!共鳴送電開始!對準目標!射出方向設置完畢。”

  “設置目標射出角度。”

  “射出角度設置完畢。”

  “共鳴送電,同步至臨界點。”

  “共鳴同步率上升中。。。共鳴同步率已達到臨界點。”

  “。。。發射!”隨著教授的一聲令下,SS所在的密封艙被發射出去,直抵ハイウォ—タ—,著地時SS受到1000傷害。

  ネツィブ・メラバ

  進入上面的塔型建築,一路至B2F,一個MM說道:“歡迎來到ネツィブ・メラバ。”

  “這裡是存檔點?”

  “這裡是獵人們人生最後的記錄的存檔中心。你也要存檔嗎?”

  “是。”

  存檔後,MM:“你要小心哦,因為你馬上就要死了。嗚呼呼~”(正常的存檔點MM都是說,你要小心哦,因為你看起來一點也不強。--這句話讓全部值9999後的我鬱悶了好久。。。)

  繼續對話:“ネツィブ・メラバ是?”

  “ネツィブ・メラバ是這座塔的名字,意思是鹽之柱。在傳說中的大破壞的很久很久以前。。。名為ソドム和ゴモラ的城鎮粗怒了神靈而被毀滅的時候,從城裡逃出來,在山丘上想回頭看看城鎮的女子,在一瞬間變成了鹽之柱。這裡有這樣的一個傳說,你知道嗎?把這個塔正好蓋在那個位置的就是グラトノス大人。因為グラトノス大人他很喜歡諷刺人呢。”

  “ グラトノス在哪兒?”

  “在這個塔上。但是你是見不到他的。只要我還在這裡。”

  “你是誰?”

  “クラン·ナンバ—ズ排名第一的女人,オルガ·モ—ド。你就是乾掉了其他的ナンバ—ズ的獵人麼?或者說我應該稱呼你為ブレ—ドドゥ—ス?雙子蓮拿來了嗎?”

  “拿來了。”

  “啊呀,真的帶來了呢,辛苦你了。那我代表グラトノス大人收下了。因為我會把你們都乾掉。。。呼呼呼!”

  戰鬥結束,オルガ·モ—ド很不甘心地說道:“怎麼會。。。討厭。。。就這樣。。。死去。。。”

  打倒NO.1的オルガ・モード後,到外面坐電梯直到頂層。

  グラトノス:“呀,你來了呀,實驗體1313號。你總是能給人驚喜呢。啊哈哈哈哈!”

  SS:“把コ—ラ還給我。”

  “好吧,還給你好了。呵呵,只要你帶來了雙子蓮呢?”

  SS把雙子蓮給他看。

  “原來如此,確實是真的。你果然是很厲害啊,實驗體1313。”

  “コ—ラ在哪兒?”

  “她就在附近哦,你可以打開門看看房間裡面。”

  SS來到旁邊的屋子,看到了コ—ラ。

  コ—ラ:“啊哈!啊哈哈!你是誰?”

  SS:“是。。。コ—ラ。。。嗎?”

  “コ—ラ。。。是誰?”

  SS回到屋外對グラトノス說道:“你對コ—ラ做了什麼?”

  “恩~沒有,我不過是稍稍在她身上做了點實驗。怎麼?讓你心情很不爽麼?”

  “コ—ラ在哪兒?”

  “你不是已經見過了。那是アリ—ゼ,啊啊,不是アリ—ゼ,是コ—ラ了。”

  SS拿出雙子蓮。

  “原來如此,是真貨呢。你果然是很厲害啊,實驗體1313。雖然稍微有點改變但是不用太介意,アリ—ゼ她沒事。。。啊啊,是コ—ラ才對。不會因此破壞你們的關係吧。按照約好的用雙子蓮來交換吧。把雙子蓮放在腳下,帶她離開,我們的交易就算完成了。”

  SS把雙子蓮放在足下,グラトノス:“好了,你可以帶她離開了。”SS來到屋子裡找コ—ラ。

  グラトノス拿起雙子蓮:“呵呵呵呵~啟動ジャガンナ—ト的時候終於來臨了,先說聲謝謝了,實驗體1313號!”接著グラトノス也來到房間裡,“アリ—ゼ,這傢伙是你的敵人,幹掉他。”

  コ—ラ:“敵人??嗚啊。。。嗚嗚!!啊啊!!熱。。。熱。。。好熱啊~!!”コ—ラ變身為怪物了。

  グラトノス:“從你體內提取的變異細胞,已經移植到アリ—ゼ體內了。啊啊~不是アリ—ゼ,是コ—ラ呢!現在是展示你們之間無法切斷的深厚關係的時候了。來吧,在這裡轟轟烈烈的相愛,就像死一樣激烈。是為了心愛的女人放棄生命,還是讓她活在你的心裡?這就是真正的究極的愛啊!啊哈哈哈哈~”

  “快點想起我來,コ—ラ。”

  沒辦法,コ—ラ神智不清,戰鬥開始。

  戰鬥勝利後,グラトノス:“殺戮。。。不覺得很可憐麼。”

  “當然覺得了。”

  “雖然這麼想,但還是殺了她。為了自己能夠活下來呢。到頭來心靈善良的人類也是和野獸、蟲類一樣的。”

  “輪不到你來說。”

  “為什麼?有疑問就一樣當場弄清楚不是麼?”

  SS:“下個就輪到你了。”

  “哎呀哎呀,沒辦法了,我來做你的對手吧。就當是雙子蓮的回禮吧。樂趣現在才剛剛開始。呼呼呼~那麼,來吧,實驗體1313號,讓你回憶起來,我的實力到底有多麼恐怖。”

  雖然BOSS很恐怖,但是依然是正義必勝。 。 。

グラトノス:“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呢。。。你居然強大到這種地步,你總能讓我吃驚呢,實驗體1313號!但是我已經超越了人類的極限,可沒這麼簡單就被幹掉。”說完グラトノス便以超人的速度離開了。 (居然穿牆了,☉﹏☉b~~)

  SS追了上去,卻發現有好多コ—ラ(克隆)。

  グラトノス:“剛剛被你殺掉的,其實是她的克隆體。。。也許吧。呼呼呼,要不要確定下?不過你能分出她的本體和克隆體嗎?呼呼呼~啊哈哈哈哈~”說完グラトノス就乘傳送裝置離開了。

  當然難不倒SS了,過去逐個調查就能發現真的コ—ラ了。 (只要打破培養液裝置,和她對話,假的就會變沒了。)

  コ—ラ:“恩。。。?啊。。。!SS!”

  “コ—ラ,你沒事吧?”

  “恩,好像沒什麼事。グラトノス呢?SS你已經乾掉他了?”

  “現在正準備去呢。”

  “是嗎?那傢伙看起來很厲害呢。不過,一定要為オズマ先生報仇!還要連同カスミ姐姐的份一起!”

  “把你放在這裡。”

  “。。。我很高興,謝謝。不過接下來你要怎麼做?我要怎麼做才好?”

  “你跟我一起走。”

  “恩,我會注意不妨礙到你的。我不要再。。。和你分開了。”接著與コ—ラ一起進入傳送裝置。

  傳送至ジャガンナ—ト內部。

  グラトノス:“很好~這樣一來就能ジャガンナ—ト再啟動就完成了。攻擊目標シエルタ,砲彈直擊シエルタ,不,應該說是ギンスキ—家的シエルタ。呼呼呼。坐標,輸入完成。主炮發射,準備。以最高出力壓縮等離子。呼呼呼,キング·ギンスキ—喲,你們這些血緣相引得傢伙們,這是因果報應,你們準備受死吧。超高密雙極壓縮等離子導彈,發射! ”一陣劇烈震動,等離子導彈向著シエルタ鎮射去。 不曾想被站在門口的那個貌似剛大木的アラム=ジャッグ擋了以擋,雖然剛大木被爆了,卻暫時緩解了危機。 在グラトノス準備發射第二發的時候,SS衝了過去阻止了他。

  “無論如何都要阻攔我嗎?實驗體1313號!”

  “要完蛋的是你。”

  “現在我正是好時候,懂麼?我馬上就能完成對ギンスキ的複仇了。就差那麼一點點了,你就不能呆著等會?”

  “不要說蠢話。”

  “你真的是很優秀,我不想殺你呢。”

  “明明就已經殺死我了。”

  “。。。是嗎。你就那麼想死嗎。真是遺憾呢,難得你復活了,又要被殺死了。啊啊,為什麼人類這種生物會這麼愚蠢呢?被腦子裡面聚集的,叫做記憶的垃圾而束縛、詛咒,然後死去。用稻草做的稻草人都要更好些。人類祈願得到東西,我無法理解。再見了吧,實驗體1313號,就這樣以愚蠢的人類形態死去吧。 ”

  戰鬥中, グラトノス就剩下了個腦袋:“哈哈哈哈!我是不會敗得,誰也無法打倒我。”我是超越人類的存在。 哈哈哈哈哈!”說完就逃走了。

  這時系統發出聲音:“警報!確認自動航行系統機能停止。ジャガンナ—ト緊急靠岸!”

  SS一路闖過去,來到核心區域,有一對雙胞胎姐妹ジャガン和ナート。 (不愧是雙胞胎,一問一答,配合默契。)

  ジャガン:“好像是人類呢。”

  ナート:“好像是人類呢。”

  “是敵人麼?”

  “可能是敵人哦。”

  “這裡是進入禁止區域哦。”

  “對,這裡是進入禁止區域。”

  “排除嗎?”

  “排除吧。”

  居然也是BOSS,沒辦法,開打吧。

  戰鬥結束後,雙胞胎姐妹花發出一陣奇怪的聲響,消失了。 這時系統響起警報:“警告!ジャガンナ—ト控制核心已遭到破壞,ジャガンナ—ト現在開始進入自爆程序,離自爆還有,59分59秒。58。。。、57。。。”趕緊跑吧,這時グラトノス(準確地說是他的頭)出現擋住了去路:“你這個笨蛋,你知道你做了什麼蠢事麼!把我貴重的ジャガンナ—ト給整報廢了絕不原諒!”

  輕鬆搞定,グラトノス:“不原諒!不原諒!絕不原諒你!”說完又逃走了。

  SS來到甲板上,發現船已經駛離岸邊了,一個怪物從水里冒了出來,原來是グラトノス的本體。

  “我已經很久沒這么生氣了,愚蠢的人類!我不會再留你活命了。”進入最終決戰!!

  戰鬥勝利後,グラトノス化作龍骨沉入ハイウォ—タ—湖底。

  コ—ラ和SS一起望著湖底:“啊~這真是。。。不愧是。。。我可能已經不行了。。。因為你說跟我來,跟你來看到的,卻變成了這樣,你要怎麼負責呢?”

  SS:“不應該會這樣的。”

  “。。。沒關係。我。。。能和你在一起,就算死也沒關係。能在對我說這樣話的人身邊。。。我覺得很幸福。一直以來,我都活得很辛苦,但現在我覺得活著真好。”

  船漸漸沉了下去,コ—ラ和SS慢慢被湖水淹沒。

  就這樣SS還是沒能找回記憶,再次迎來了他最後的時刻。 就算在現在的一瞬間他能取回他的記憶,他也會因為他的死而再次失去吧。 沒有生命就沒有記憶、沒有記憶就沒有在這個世界上存在的過去。 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的東西都只是在不斷失去罷了。 所以你活著,延續你的記憶。 把已逝的人們的已經完結的故事。 。 。

  接著,ハイウォ—タ—湖發生了巨大的爆炸,世人皆驚。

  在ワラ鎮,シセ發現了被水沖下的コ—ラ,SS順著水流漂到了怪博士的家,恩,再次被電擊擊活了,故事好像才剛剛開始。 。 。

  傳說中滴結局之一

  在荒島上,SS與コ—ラ相依在一起。 就這樣SS與コ—ラ開始了自由而幸福的人生。 每天都是充滿愛的精彩的每天,同時也是平凡而無聊的每天。 夕陽西下,摩托上兩個相愛的人抱在一起,能夠這樣,就夠了。 待續。 。 。 (私奔,呵呵~~總覺得好像要有續篇。)

  PS:基本上結束了MM3,可以期待下二週目,據說也蠻精彩的~~
thz for she
[隱藏]
感謝分享
thank you......
[隱藏]
thx u
thank you
[隱藏]
thank you!
thank you very much!
^^
[隱藏]
thank you very much 正~
thx~~~
多謝多謝-大大~~ ^^
多謝大大
感謝分享
[like]原帖由 段皇爺 於 2010-8-9 23:01 發表 
以下部份內容隱藏,你可以回覆或讚好觀看全部內容!


再度啟程的冒險《重裝機兵3》劇情流程翻譯

說明:本文是根據《重裝機兵3》主線劇情翻譯而來的,並省去了一些次要的內容,或許對大家攻略這個遊戲沒有多大幫助,但是可以讓大家更加了解遊戲裡一些角色的性格等等, ... [like]
thank
感謝分享
THX THX
good!good!good!good!
感謝大大  分享  終於  不會永遠在第一關ㄌ
[隱藏]
thanks you


重要聲明: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,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及立場等,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,並非本討論區之立場,用戶不應信賴內容,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。於有關情形下,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(如涉及醫療、法律或投資等問題)。由於本討論區受到「即時上載留言」運作方式所規限,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,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,請聯絡我們。本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,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。切勿撰寫粗言穢語、誹謗、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,如任何人在本討論區有誹謗或侵權等違規行為,本討論區將會在要求下交出留言者的資料作日後追究用途,敬請自律。本討論區將保留一切法律權利。

Copyright© 2007-2014 WHOLEHK.COM All Right Reserved.
版權所有,不得轉載。
Ads by Google



















Ads by Google